内蒙古磴口县干部群众几十年接续奋斗,筑牢生态屏障—— 科学治沙,努力实现“绿富同兴”(一线调研)

发布日期:2024-04-01 11:14    点击次数:71

  习近平总书记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考察时强调:“防沙治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任务,我们必须持续抓好这项工作,对得起我们的祖先和后代。”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磴口县地处河套平原源头,东依黄河,北靠阴山,西邻乌兰布和沙漠,素有“七沙二山一平原”之称。曾经的磴口沙尘肆虐,生态环境脆弱,如今,在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下,当地逐渐实现从漫漫黄沙到绿意葱茏、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巨大转变,更通过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综合治理,持续推进产业治沙、生态富民绿色高质量发展。

  近期,本报记者实地探访磴口县,了解当地几十年来科学治沙,努力实现“绿富同兴”的故事。

  ——编者

  主动谋变艰辛探索

  手拿肩扛,反复补种,历经10年筑起“308华里防风林带”

  从内蒙古磴口县城向西行驶几十公里,随处可见一簇簇、一丛丛的梭梭、花棒和柠条。

  对于55岁的金振云来说,一家两代都是护林员,与乌兰布和沙漠斗了近70年,治沙似乎早已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在金振云的记忆中,小时候的天总是黄色的。“每到冬春季,沙尘暴就三天一小刮、五天一大刮,常常刮得天昏地暗,眼睛都睁不开。”

  而在他的印象里,两年前去世的父亲金玉村,总是肩扛一棵棵树苗,翻越一座座沙丘去种树……上世纪50年代,金玉村从宁夏来到磴口县防沙林场(现磴口县防沙林林业管护中心)工作。“父亲是林场的第一代护林员,那时候林场就在磴口县城西南十几公里外,西边就是乌兰布和沙漠,建设林场就是为了阻挡风沙对县城方向的侵害。”金振云说。

  当时,金玉村一家住在林场的土坯房里,房后就是大片大片的沙窝,几场大风过后,淤积的沙子就会埋到后窗台的位置。

  林场附近的沙拉毛道嘎查面临的环境更加恶劣。今年63岁的嘎查党支部原书记刘庆林记得,嘎查不远处有座黄河防洪堤,几十年前,只要风沙来袭,沙土高度便几乎与堤坝平齐。那时候村民们为了生计,养了不少羊,羊吃沙蒿、白刺等植被,结果地越吃越荒、羊越吃越瘦,村民也难以致富。

  必须做出改变!自上世纪50年代起,磴口县号召全县人民植树造林、防风固沙。每逢开春,金玉村就和乡亲们从仅存的红柳、沙柳和沙枣树上,截取筷子长短的树苗、树橛子,走进沙窝子,寻找湿沙地,用1米多长的铁钎、引锥,栽树苗、插树橛。

  小时候,金振云便时常跟着父亲去种树。“过去要固定移动沙丘,只能用质量更重的红土,拌着沙子,沿着迎风面,一条线一条线地横向撒,以期能压住沙丘。”金振云说。红土少、成本高,运输条件差,全靠人背、挑担和赶驴车运输。栽活一棵树更是难,常常今天刚栽下,过几天就会被沙土掩埋或被动物啃食,只能不停地种,有时甚至要种七八次才能活一株。

  那时的林场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沙丘,金玉村和乡亲们徒步翻越一座座大沙丘去种树,有时路太远,就背上干粮和水壶,一干就是一整天。“父亲每次种树回来,耳朵、鼻子里都是沙子,嘴唇和手上也裂了口子。”金振云说,若是遇到刮风下雨,大家只能躲在沙丘背风处,或寻找稍高些的蒿草、沙柳躲一躲。后来,林场在沙窝里搭建了简易工棚,才有了些许能够遮风挡雨的地方。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历经10年,金玉村和乡亲们一起,在乌兰布和沙漠边缘构筑起一条长308华里、宽30至100米的防风固沙林带,这片林也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308华里防风林带”。

  因地制宜科学施策

  乔灌结合,推广植苗造林新技术,实现从“沙进人退”向“绿进沙退”转变

  1986年,18岁的金振云成为磴口县防沙林场的一名护林员。“说是林场,但其实除了集中防风林带,其他区域还是沙窝,沙丘上的植被仍很稀疏,造林还是沿用过去的做法,寻找湿沙地种树。”74岁的林场退休老场长赵建忠回忆。

  沙窝里气候干燥,光照强、温差大,护林员更是负重劳动。有一次,当地刮起大风沙,金振云和同事们走散了,在沙窝里足足转了五六个小时,同事们找到他时,他早已累得精疲力尽。

  随着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等国家重点生态工程相继实施,20年来,林场各方面条件逐渐改善,护林员不再只靠步行巡护,可以骑乘专用巡护车辆;管护站里有宿舍,护林员们能吃上热乎饭菜了。

  近些年,当地乔灌结合、封造并举,营造以梭梭、花棒、柠条等为主的灌木防风固沙林,推广工程固沙造林、高压水打孔植苗造林、冷藏苗避风造林等新技术,造林效率与成功率得到极大提升。

  “现在我们的树种由过去的沙枣树,变为更适合本地的梭梭、花棒等耐旱灌木,同时,引进栽植了小胡杨、金叶榆等10余个树种,开展混交种植,不断丰富和优化造林树种和结构。”金振云说。

  说话间,来到一处被大片草方格覆盖的沙丘,金振云走到迎风面,取出身后背着的半米长稻草,用工具锹将其从中间直接对折压入沙中,稻草露出沙面10多厘米,如此反复,一条线一条线地压,逐渐形成一个个草方格。“风一吹,沙子便会堆到草方格边上,风速减缓,沙子不易被吹走,这样就会逐渐阻止沙丘移动。”金振云介绍。

  随后,金振云在草方格内挖出一个栽植穴,走到几百米远的组合井处,取出硬水管,将其插入栽植穴中,用高压水冲水一分钟,令沙土充分湿润,栽入两三株树苗后,再进行二次冲水封口。“现在沙地里种树可以不用只找湿沙地了,通过高压水打孔植苗造林法,哪里都能种,成活率能达到70%。”磴口县防沙林林业管护中心副主任何文强告诉记者。

  “还有冷藏苗避风造林方法,就是让树苗充分补水后,放入冷库贮藏,延缓其发芽期,过去每年只有3月到4月一个月的造林季,现在可延长至6月上旬。”何文强解释道。

  新栽的树苗前两年除了春季造林浇一次水外,每年夏天和秋天还要各浇水一次。“我们管护着26.4万亩土地,除了给新苗浇水,还要负责巡护和防治乱砍乱伐乱挖。”金振云说。截至目前,管护中心共完成造林约18万亩,而金振云和同事们也在近年来完成了“308华里防沙林带”的更新改造工程,让父辈们种下的树木长得更加茁壮。

  如今,乌兰布和沙漠林草覆盖度从上世纪50年代初期的0.04%提高到37.2%,呈现出“整体好转、改善加速”的良好态势,正在实现从“沙进人退”向“绿进沙退”的转变。

  积极引导广泛参与

  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推动生态富民绿色高质量发展

  年近六旬的孙二虎,望着连绵不绝的梭梭林,感叹自己20年来的心血没有白费。来自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的孙二虎,20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磴口县正在鼓励社会各界市场化参与治沙,并且推出了不少措施。“我当时就承包了沙拉毛道嘎查的几千亩沙地,想试着种些梭梭,进而培育苁蓉等中药材,兴许能成。”孙二虎说。

  沙漠治理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资金不够,孙二虎便拿出全部积蓄,再找人东拼西凑;沙漠里没有路,他就和工人们徒步几小时进沙区;种梭梭没经验,第一年成活率只有20%,他就不断补种、改进技术……

  来到一片20年前栽种的梭梭林,记者看到,每一株梭梭都有两米多高,每列梭梭之间有一道沟壑的痕迹。“梭梭3年成活后,我们就在梭梭林中开出半米深的沟,撒下苁蓉种子,让其与梭梭的根部接触,慢慢长大。”孙二虎说,“苁蓉一般两年结果,挖的时候要小心,既不能破坏苁蓉,也不能伤了梭梭的根。之后还要将挖出的土回填,保护好这来之不易的环境。”

  挖出的苁蓉再销售给加工企业,做成药用茶、饮料等产品。“现在,我承包了3万亩沙地,收入很不错。沙漠绿了,腰包也鼓了,值了!”孙二虎笑道。

  在磴口县城的内蒙古王爷地苁蓉生物有限公司,工人们正将晾晒好的一根根苁蓉精选后切片,加工成一包包小巧精致的苁蓉片茶。公司董事长魏均向记者介绍,每年4、5月是苁蓉的收购季,再晾晒两三个月,达到七八成干后,进入车间进行多糖、营养成分的检测挑选,然后再精加工成苁蓉片茶、苁蓉原浆等。“目前公司年销售额可达3000万元,除了有经济效益,还能带动当地农牧民就业增收。”魏均说。

  育苗产业也改善了当地农牧民的生活。隆盛合镇公地村村民赵忠福15年前开始种植胡杨。“起先要在温室大棚里繁育种苗,半年后在育苗袋内扦插种苗,在田地里培育3年后,再到平缓沙地里种植,3年成活率达到80%以上。”赵忠福说。15年来,赵忠福和管护工人们累计栽种胡杨25万株,不仅将大片黄沙变为了胡杨林,还通过国家项目支持、发展育苗产业等,实现了增收致富。

  近年来,磴口县按照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思路,引导全社会广泛参与沙漠治理,积极发展特色种植养殖、光伏新能源和沙漠旅游等产业,解决造林绿化和发展产业的关系,努力实现“绿富同兴”。

  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水鸟戏水低飞,芦苇随风摇曳,游人在沙滩上悠闲踱步……谁能想到,这幅情景竟发生在昔日黄沙遍地的沙拉毛道嘎查。

  46岁的刘建平,是沙拉毛道嘎查最早一批发展旅游项目的创业者之一。10多年前,他承包了村里的湖泊与荒滩,成立二十里柳子度假村。“那时候,游客能玩的项目基本只有沙地摩托和冲沙。现在沙漠变绿洲,再加上我们县挨着黄河,湖泊也越来越多。”刘建平说。

  24岁的女儿刘星,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后,也回到家乡帮助父亲。“我们家现在承包的湖泊有6500亩,水上乐园等项目吸引了很多周边地区的旅行团,一天能接待几百人。”刘星说。

  “我们嘎查建立了‘党支部定组包片+党小组定量包联+党员责任示范林’的党建引领网格化治沙体系,在生态改善的基础上发展乡村旅游。”刘庆林说。据了解,今年嘎查集体经济收入21.6万元,人均年收入达1.3万元左右,23户村民参与乡村旅游,带动全村219户村民增收。

  磴口县委书记刘向阳介绍,近年来,磴口县多措并举,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严格按照生态红线划定要求,建立科学的分类分区管控机制;持续推进乌梁素海流域点源面源污染治理,提高工业企业污水处置能力;推行清洁型生产方式,提升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污染防治水平;常态化开展河湖“清四乱”专项整治,加强湖泊保护修复,提升湿地自然保护区建设水平;修复草原植被,实现草原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发展……“我们要在乌兰布和沙漠防沙治沙生态优先的基础上,继续推进产业治沙、生态富民绿色高质量发展。”刘向阳说。

  《 人民日报 》( 2023年12月13日 10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