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燕生: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进入“拔河博弈” 中国的未来发展离不开高水平对外开放

发布日期:2024-03-18 11:59    点击次数:194

  当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更加注重安全和韧性问题。11月28日,首届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链博会”)在京召开,展会重点关注打造稳定安全的供应链体系、展示代表性产业成果、搭建国际贸易合作深化的新平台。针对目前的国际经贸合作形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链博会上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张燕生认为,当前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已经进入到了一场“拔河赛”里,一端是极端分子的“去风险化”和“脱钩断链”,另一端是业界希望通过市场、企业、地方、民间等渠道,推动产业链供应链深度融合的全球经济合作共赢。举办链博会是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为世界提供的公共产品,核心诉求也正是推动全方位的国际合作。在后续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必须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注重“挂钩不脱钩,合作不对抗,开放不封闭”,同时不断调整供应链体系结构,推动外贸结构从“低成本”转向“高增值”,推动外贸方式从低端嵌入转向高端嵌入和全球发包,推动外贸竞争从赢者通吃转向包容共享,进一步落实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各项举措。

  外贸结构需从“低成本”迈向“高增值”

  《21世纪》:IMF在10月10日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报告认为,全球经济增速的基线预测值将从2022年的3.5%降至2023年的3.0%和2024年的2.9%,远低于3.8%的历史(2000-2019年)平均水平。同时在俄乌冲突持续、巴以局势升级等因素的扰动下,全球经济的分化趋势是否会进一步扩大?

  张燕生:IMF的最新预测是未来5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大约是3%,低于过去的长期均衡水平。实际上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为标志,基于规则的超级全球化陷入停滞,全球经济贸易增长的黄金时代就已经结束了。中国是那个时代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在新的国际经济环境中,中国也仍希望通过推进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和国际合作而受益。

  一方面,目前出现了所谓的“新全球化”或“去全球化”思想,无论是美国说的“脱钩”,欧洲说的“去风险”,还是日韩说的“经济安全保障”,本质上都是想要“去中国化”。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面临的困难不仅是全球经济放缓,还有全球经济碎片化、体系逐渐分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国际环境,必须要警惕世界再次形成两大平行的经济贸易产业体系。

  另一方面,全球还有一个相反的趋势。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过去几年首创成立了亚投行,举办了进博会和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等,都是在为世界提供一个新的公共产品,传递“全球不能分裂,全球要合作”的信息。这两股力量正在相互“拔河”。

  《21世纪》:今年外贸几经波折,终于在10月份实现增速回正(以人民币计价),不过其中主要是进口增长在做支撑(6.4%),出口是拖累项(-3.1%),这也印证了您此前提到过的扩大进口、转变外贸结构的观点,能否展望一下未来我国外贸面临的新形势?

  张燕生:出口是外需的函数,进口是内需的函数。实际上影响中国外贸的因素主要有三个:外需萎缩、地缘政治和中国企业的转型。WTO预测今年全球货物贸易量的增速是0.8%,今年前10个月中国对美国和欧洲、日本、韩国等发达经济体出口也大多是下滑的。而在新形势下,推动外贸的高质量发展和供应链体系的调整是十分必要的。

  目前中国外贸的主要转型趋势就是从“低成本”到“高增值”转变。把低成本的外贸产业过渡给“一带一路”共建国家中的发展中国家,而我们自己则要向大力发展服务贸易、努力扩大进口、推动绿色化和数字化转型等多方面努力,同时推动中国外贸企业的合规、维权、协调、共享的能力建设。

  根据目前国际海运物流公司和WTO预测所传递出的信息,中国外贸在明年的恢复应该会显著好于今年。但需要重视的是,目前表现亮眼的“新三样”可能会在明年遭遇贸易摩擦和贸易冲突。今年9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宣布对中国电动车发起反补贴调查,美国会很快跟进。明年美欧会以产能过剩为理由对中国锂电池发起“双反”,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突围,需要未雨绸缪。

  中国外贸的当务之急是要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形成有序出口的协调机制。国内的一些地方不能仅仅因为“新三样”符合绿色革命、数字革命、新能源革命的大趋势,就大举补贴;一些金融机构也为此而盲目大量放贷;项目单位和企业不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最后只会导致无序竞争和过剩产能,不得不挤压出口。如果“新三样”卖不出好价格,企业就无法获得更多的经济剩余,缺少研发资金来源,更无法推动中国的数字化绿色化转型升级走向高增值。所以,一定要警惕产能无序扩张,建立公平竞争、有效发展的国内秩序是我们现在必须下功夫解决的问题。

  借助链博会平台谋求更高水平国际合作

  《21世纪》:当前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调整呈现出数字化、绿色化、区域化、多元化等新特征,中国产业链供应链此前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您认为目前中国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如何?中国此时举办链博会有何考虑和意义?

  张燕生:目前中国产业链、供应链的韧性和安全水平需要进一步提升。在改革开放的45年中,有将近30年的时间,外贸方式都是以加工贸易出口为主的,缺少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和营销渠道。企业真正开始进入自主创新,应该是在2009年以后。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的增长率达到两位数,是从2016年才开始的,到现在只有7年。

  现在美国正决心与中国展开一场技术能力竞争,在高科技领域“去中国化”,其长臂管辖也会要求欧盟、日韩等经济体采取同样措施。因此,中国要想突围,就必须有高水平的自立自强和全方位的国际合作相结合,坚持发展要安全、斗争要艺术、开放要自立,优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寻求挂钩不脱钩。

  所以,中国举办链博会,核心诉求就是推动全方位的国际合作,这相当于和“脱钩断链”的极端势力拔河,中国就是要对外寻求合作,开门搞创新发展。这是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大国表现,因此,我对链博会给予高度的评价。

  《21世纪》:外商投资与全球产业链合作息息相关。根据商务部统计,今年1-10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9870.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9.4%。在您看来,是什么原因导致目前中国吸引外资规模下降?中国应该做出哪些调整?

  张燕生:外商直接投资(FDI)的类型可以分成四组,分别是资源驱动型、成本驱动型、市场驱动型、效率驱动型。但现在受到地缘政治影响,和安全相关的外资都被迫选择“脱钩”、外迁、终止合作等倾向。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2016年到2021年中国并购交易占全球并购的比例是4%,但中国接受安全审查的比重却是15%,倍数接近4,远高于法国、德国、英国等国的0.5倍和日韩的1.5倍。IMF的一项研究发现,近年来FDI来源国和目的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关系相关性要远超地理距离关系,这种趋势目前还在不断上升。

  当前,很多跨国公司在华投资偏向于轻资产,75%—80%属于服务业投资,而原来70%以上都是制造业投资,现在这个比重下降到20%上下。所以,我们还是要重点拉动市场驱动型的制造业来华投资,并且让其能够扎根中国,成为中国现代化产业体系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我们的营商环境还有很大的改善优化空间,像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市场主体准入和退出机制、跨境贸易、纳税等公共服务效率问题等。此外,商务签证、线上支付、网络环境等方面,都是未来需要持续发力解决的。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对中国来讲最好的办法还是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全面强调实事求是,全面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的共识是,我们的市场经济和开放经济发展得越好,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前行就越容易,反之则会产生负面效果。

  《21世纪》: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目前中国对外投资持续增长,今年前10月我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已突破千亿美元大关。下一阶段我国对外投资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张燕生:目前产业链供应链突围的办法之一就是对外投资。美国要推行“近岸制造”,中国就在墨西哥、越南、印度、中东欧投资;美国要推行“友岸制造”,中国就在美国的盟国体系投资;美国要推行“回岸制造”,中国就在美国和欧洲投资,这是中国企业的突围之道。

  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走不出去、融不进去、难以本土化,在体制机制上还是需要进一步改革。有一些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出海做得非常好,它们经营的业务有银行、跨境电商、光伏等很多领域,因为中国企业优势是投资所在地十分需要的产业领域,很受东道国的欢迎。以前高能耗、高污染、资源型的粗放型投资不可取了,必须要适应新的投资需求。任何投资都要跟当地产业、企业或文化进行结合,才能走得更长远,而不只是片面追求利益最大化。